讓自備電廠成為推進電改的“源頭活水” ——訪國家發改委能源研究所能源效率中心副主任熊華文

  年初,由國家發改委辦公廳下發的《燃煤自備電廠規范建設和運行專項治理方案(征求意見稿)》,對全國燃煤自備電廠的建設和運行提出了24條整治意見,被稱為“史上最嚴格的燃煤電廠整治政策”。在深化電力體制改革、實施能源革命戰略、推動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大背景下,對燃煤自備電廠究竟應該怎么看、怎么辦,未來發展到底“路在何方”,新時代如何發揮新作用等問題,本刊記者于近日專訪了國家發改委能源研究所能源效率中心副主任熊華文。他認為,與公用電廠享有平等權利、公平義務,逐步成為合格市場主體,是燃煤自備電廠實現持續健康發展的必然選擇,也是唯一出路。

  是“七宗罪”還是“有色眼鏡”?

  《中國電力企業管理》:燃煤自備電廠由來已久,由于復雜的歷史、體制、市場等原因,燃煤自備電廠如今面臨諸多問題,您認為目前燃煤自備電廠的問題主要集中在哪些方面?

  熊華文:對于自備電廠,市場上有不同的觀點。一部分觀點認為,自備電廠有“不交稅”、“不付費”、“不合規”、“不達標”、“不低調”、“不認錯”、“不逢時”等“七宗罪”,是“反面典型”,必須清算“原罪”;也有一部分觀點認為自備電廠“從沒享過權利還要追溯義務,不公平、沒道理”;還有觀點認為自備電廠是在電力短缺時期各級政府鼓勵發展起來的,企業投入巨資、冒著巨大風險建設自備電廠,已經主動承擔了國家電力事業發展的義務,在電力供應相對寬松時期,政府不能“卸磨殺驢”。我認為,燃煤自備電廠存在以下六大方面問題是不可忽視的。

  一是部分燃煤自備電廠未獲得政府核準文件就建設投產,未核先建、批建不符、越權審批、無證經營等現象較為普遍,涉嫌違法違規生產經營。

  二是對電網運行造成一定的安全隱患。自備電廠管理、運行、維護水平普遍低于公用電廠,執行調度指令時一定程度上存在不夠嚴格、拖延執行、執行不到位或者不執行現象。

  三是監管難度較大。監管部門、電網公司對自備電廠的運行情況掌握有限,無法形成有效約束和監管,特別是對未取得電力業務許可的機組目前尚無監督管理制度,電力安全生產監管基本處于真空狀態。

  四是承擔社會責任程度較低。一方面燃煤自備電廠繳納政府性基金及附加、系統備用費的比例較低,另一方面即使繳納上述費用的企業也很難做到足額按時繳納。粗略估計,全國燃煤自備電廠政府性基金及附加的實繳金額僅占應繳金額的15%左右。

  五是部分自備電廠機組容量等級偏小,機組能耗水平偏高。部分燃煤自備電廠機組建設較早,受當時發電技術限制,機組能耗水平較差,且多年來始終未淘汰更新,即便實施節能技改,對供電煤耗指標下降貢獻較小。

  六是不利于建立公平合理的電力市場秩序。擁有自備電廠的企業沒有承擔電價“交叉補貼”等社會普遍服務的費用,其實質是將應承擔費用轉移給其他用戶,加重了其他企業的電價負擔。

  “身份”合法化,成為合格市場主體是唯一出路

  《中國電力企業管理》:目前,全國合法合規建設的自備電廠規模大概有多少?總體占比多少?自備電廠環保排放達標的情況如何?擁有自備電廠的企業在國民經濟發展中的地位與作用如何?

  熊華文:近年來,我國燃煤自備電廠裝機規模及發電量增長迅速,2017年底,全國燃煤自備電廠裝機容量為1.4億千瓦左右,占電力總裝機比重達7.9%。根據《征求意見稿》,到2020年,我國所有具備改造條件的燃煤自備機組要力爭實現超低排放;加快淘汰落后燃煤自備機組,使符合條件的在役燃煤自備電廠成為合規市場主體。

  合法合規的自備電廠,一般是以有核準資質來界定。2017年6月,國家發改委等五部委對燃煤自備電廠裝機規模較大的新疆、山東、內蒙古、江蘇、廣西和甘肅等6個省(區)燃煤自備電廠規范建設及運行情況進行專項督查,主要內容包括燃煤自備電廠的基本現狀、承擔社會責任及達標排放情況等。我判斷,目前,全國合規的燃煤自備電廠的數量應該占到50%以上,從機組容量上來看,大概在40%左右。環保方面,目前很多自備電廠都在做超低排放,達標排放沒問題;能耗方面,一些老機組可能會有一些問題。

  從自備電廠的區域分布來看,新疆與山東兩省(區)自備電廠規模名列前茅,主要集中在電解鋁、石化、鋼鐵等行業。其中,燃煤自備電廠代表性企業有山東省的魏橋集團和信發集團等。這兩大集團均通過自行發電、調度、運行、供電,為其內部的紡織和鋁業企業,以及周邊的其他企業提供相對低成本的電力和熱力供應。

  很明顯,擁有自備電廠的企業,大部分都是高耗能企業。西部地區以國有高耗能企業為主,山東、江蘇更多的是民營企業。所有的自備電廠,對當地的財政支撐以及就業消納的作用都是非常顯著的。

  《中國電力企業管理》:關于自備電廠的“身份”問題,一直都是爭論的焦點。一方認為自備電廠所發電力屬于自發自用的形式,并不具有商品屬性,不應承擔用戶側的交叉補貼等費用;另一方認為自備電廠嚴重擠壓了國有大型發電廠的生存空間。您如何看待上述兩種觀點?如何界定自備電廠?

  熊華文:與公用電廠享有平等權利、公平義務,逐步成為合格市場主體,是燃煤自備電廠實現持續健康發展的必然選擇,也是唯一出路。當前產生各種爭論的原因是大家均從各自立場和利益出發,沒有在統一的責任和權利框架下討論問題。因此,當務之急是清楚地界定自備電廠的責任和權利,明確在現有條件下哪些是必須嚴格遵循的規則和應該承擔的責任,哪些是自備電廠作為不同于一般公用電廠的特殊主體,可以享有的權利和自主發揮作用的空間。我認為,燃煤自備電廠應該承擔三大責任,同時享有三大權利。

  責任一,足額繳納政府性基金及附加,合理繳納有關費用。國家依法合規設立的重大水利建設基金、農網還貸資金等基金及附加,對所有電力用戶征收,自備電廠自發自用電量當然也不例外。系統備用費是因電網公司提供容量備用服務而向其支付的費用,應按市場化原則雙方協商確定,遵照合同約定履行相應的責任和義務。

  責任二,執行統一的環保、能耗、淘汰關停等強制性要求。自備電廠應安裝環保設施確保滿足大氣污染物排放標準和總量控制要求;供電煤耗、水耗等指標應符合強制性限額標準要求;機組類型屬于相關產業政策規定淘汰類的要強制淘汰關停。上述強制性要求對包括自備電廠在內的所有發電企業均適用,執行統一規則才能公平有序競爭。

  責任三,維護電力系統安全穩定運行。電力系統安全穩定運行是所有并網發電企業共同的責任和義務,自備電廠也要嚴格執行調度紀律,服從電力調度機構的運行安排,全面落實電力行業相關規章和標準,承擔電網安全調峰的責任。

  權利一,無歧視接入電網,自主參與市場交易。不能因當前電力供應相對過剩、自備電廠發電小時數高于公用電廠就認為自備電廠擠占了公用電廠的利益空間,進而采取準入壁壘等歧視性手段限制市場競爭。符合規定的自備電廠應該享有平等的、無歧視的電網接入服務;擁有自備電廠的企業自發自用以外的電量可按交易規則與售電主體、電力用戶直接交易,或通過交易機構進行交易;無法滿足自身用電需求的企業應被視為普通電力用戶,平等參與市場購電。

  權利二,參與輔助服務并獲取收益。自備電廠可以根據自身負荷和機組特性自主提供調峰等輔助服務,公平參與電網輔助服務考核與補償,按照相關規定獲得收益。燃煤自備電廠也可以通過市場化手段減少自發自用電量,增加市場購電量,置換風電、光伏、水電等清潔能源,在促進新能源消納的同時合理增加自身收益。

  權利三,向其他用戶提供綜合能源服務。自備電廠可依托發電側資源,在獨立售電、增量配網、終端一體化集成供能、綜合能源服務等領域開展新業態、新模式創新,為其他用戶提供成本低廉、靈活可靠的電力、熱力供應服務,倒逼壟斷企業提高服務質量、降低服務價格。

[1] [2] [下一頁]

主辦單位:中國電力發展促進會  網站運營:北京中電創智科技有限公司    國網信通億力科技有限責任公司  銷售熱線:400-007-1585
項目合作:400-007-1585 投稿:63413737 傳真:010-58689040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 中華人民共和國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 》編號:京ICP證140522號 京ICP備14013100號 京公安備11010602010147號

讓自備電廠成為推進電改的“源頭活水” ——訪國家發改委能源研究所能源效率中心副主任熊華文

作者:井然  發布時間:2018-12-10   來源:《中國電力企業管理》

  年初,由國家發改委辦公廳下發的《燃煤自備電廠規范建設和運行專項治理方案(征求意見稿)》,對全國燃煤自備電廠的建設和運行提出了24條整治意見,被稱為“史上最嚴格的燃煤電廠整治政策”。在深化電力體制改革、實施能源革命戰略、推動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大背景下,對燃煤自備電廠究竟應該怎么看、怎么辦,未來發展到底“路在何方”,新時代如何發揮新作用等問題,本刊記者于近日專訪了國家發改委能源研究所能源效率中心副主任熊華文。他認為,與公用電廠享有平等權利、公平義務,逐步成為合格市場主體,是燃煤自備電廠實現持續健康發展的必然選擇,也是唯一出路。

  是“七宗罪”還是“有色眼鏡”?

  《中國電力企業管理》:燃煤自備電廠由來已久,由于復雜的歷史、體制、市場等原因,燃煤自備電廠如今面臨諸多問題,您認為目前燃煤自備電廠的問題主要集中在哪些方面?

  熊華文:對于自備電廠,市場上有不同的觀點。一部分觀點認為,自備電廠有“不交稅”、“不付費”、“不合規”、“不達標”、“不低調”、“不認錯”、“不逢時”等“七宗罪”,是“反面典型”,必須清算“原罪”;也有一部分觀點認為自備電廠“從沒享過權利還要追溯義務,不公平、沒道理”;還有觀點認為自備電廠是在電力短缺時期各級政府鼓勵發展起來的,企業投入巨資、冒著巨大風險建設自備電廠,已經主動承擔了國家電力事業發展的義務,在電力供應相對寬松時期,政府不能“卸磨殺驢”。我認為,燃煤自備電廠存在以下六大方面問題是不可忽視的。

  一是部分燃煤自備電廠未獲得政府核準文件就建設投產,未核先建、批建不符、越權審批、無證經營等現象較為普遍,涉嫌違法違規生產經營。

  二是對電網運行造成一定的安全隱患。自備電廠管理、運行、維護水平普遍低于公用電廠,執行調度指令時一定程度上存在不夠嚴格、拖延執行、執行不到位或者不執行現象。

  三是監管難度較大。監管部門、電網公司對自備電廠的運行情況掌握有限,無法形成有效約束和監管,特別是對未取得電力業務許可的機組目前尚無監督管理制度,電力安全生產監管基本處于真空狀態。

  四是承擔社會責任程度較低。一方面燃煤自備電廠繳納政府性基金及附加、系統備用費的比例較低,另一方面即使繳納上述費用的企業也很難做到足額按時繳納。粗略估計,全國燃煤自備電廠政府性基金及附加的實繳金額僅占應繳金額的15%左右。

  五是部分自備電廠機組容量等級偏小,機組能耗水平偏高。部分燃煤自備電廠機組建設較早,受當時發電技術限制,機組能耗水平較差,且多年來始終未淘汰更新,即便實施節能技改,對供電煤耗指標下降貢獻較小。

  六是不利于建立公平合理的電力市場秩序。擁有自備電廠的企業沒有承擔電價“交叉補貼”等社會普遍服務的費用,其實質是將應承擔費用轉移給其他用戶,加重了其他企業的電價負擔。

  “身份”合法化,成為合格市場主體是唯一出路

  《中國電力企業管理》:目前,全國合法合規建設的自備電廠規模大概有多少?總體占比多少?自備電廠環保排放達標的情況如何?擁有自備電廠的企業在國民經濟發展中的地位與作用如何?

  熊華文:近年來,我國燃煤自備電廠裝機規模及發電量增長迅速,2017年底,全國燃煤自備電廠裝機容量為1.4億千瓦左右,占電力總裝機比重達7.9%。根據《征求意見稿》,到2020年,我國所有具備改造條件的燃煤自備機組要力爭實現超低排放;加快淘汰落后燃煤自備機組,使符合條件的在役燃煤自備電廠成為合規市場主體。

  合法合規的自備電廠,一般是以有核準資質來界定。2017年6月,國家發改委等五部委對燃煤自備電廠裝機規模較大的新疆、山東、內蒙古、江蘇、廣西和甘肅等6個省(區)燃煤自備電廠規范建設及運行情況進行專項督查,主要內容包括燃煤自備電廠的基本現狀、承擔社會責任及達標排放情況等。我判斷,目前,全國合規的燃煤自備電廠的數量應該占到50%以上,從機組容量上來看,大概在40%左右。環保方面,目前很多自備電廠都在做超低排放,達標排放沒問題;能耗方面,一些老機組可能會有一些問題。

  從自備電廠的區域分布來看,新疆與山東兩省(區)自備電廠規模名列前茅,主要集中在電解鋁、石化、鋼鐵等行業。其中,燃煤自備電廠代表性企業有山東省的魏橋集團和信發集團等。這兩大集團均通過自行發電、調度、運行、供電,為其內部的紡織和鋁業企業,以及周邊的其他企業提供相對低成本的電力和熱力供應。

  很明顯,擁有自備電廠的企業,大部分都是高耗能企業。西部地區以國有高耗能企業為主,山東、江蘇更多的是民營企業。所有的自備電廠,對當地的財政支撐以及就業消納的作用都是非常顯著的。

  《中國電力企業管理》:關于自備電廠的“身份”問題,一直都是爭論的焦點。一方認為自備電廠所發電力屬于自發自用的形式,并不具有商品屬性,不應承擔用戶側的交叉補貼等費用;另一方認為自備電廠嚴重擠壓了國有大型發電廠的生存空間。您如何看待上述兩種觀點?如何界定自備電廠?

  熊華文:與公用電廠享有平等權利、公平義務,逐步成為合格市場主體,是燃煤自備電廠實現持續健康發展的必然選擇,也是唯一出路。當前產生各種爭論的原因是大家均從各自立場和利益出發,沒有在統一的責任和權利框架下討論問題。因此,當務之急是清楚地界定自備電廠的責任和權利,明確在現有條件下哪些是必須嚴格遵循的規則和應該承擔的責任,哪些是自備電廠作為不同于一般公用電廠的特殊主體,可以享有的權利和自主發揮作用的空間。我認為,燃煤自備電廠應該承擔三大責任,同時享有三大權利。

  責任一,足額繳納政府性基金及附加,合理繳納有關費用。國家依法合規設立的重大水利建設基金、農網還貸資金等基金及附加,對所有電力用戶征收,自備電廠自發自用電量當然也不例外。系統備用費是因電網公司提供容量備用服務而向其支付的費用,應按市場化原則雙方協商確定,遵照合同約定履行相應的責任和義務。

  責任二,執行統一的環保、能耗、淘汰關停等強制性要求。自備電廠應安裝環保設施確保滿足大氣污染物排放標準和總量控制要求;供電煤耗、水耗等指標應符合強制性限額標準要求;機組類型屬于相關產業政策規定淘汰類的要強制淘汰關停。上述強制性要求對包括自備電廠在內的所有發電企業均適用,執行統一規則才能公平有序競爭。

  責任三,維護電力系統安全穩定運行。電力系統安全穩定運行是所有并網發電企業共同的責任和義務,自備電廠也要嚴格執行調度紀律,服從電力調度機構的運行安排,全面落實電力行業相關規章和標準,承擔電網安全調峰的責任。

  權利一,無歧視接入電網,自主參與市場交易。不能因當前電力供應相對過剩、自備電廠發電小時數高于公用電廠就認為自備電廠擠占了公用電廠的利益空間,進而采取準入壁壘等歧視性手段限制市場競爭。符合規定的自備電廠應該享有平等的、無歧視的電網接入服務;擁有自備電廠的企業自發自用以外的電量可按交易規則與售電主體、電力用戶直接交易,或通過交易機構進行交易;無法滿足自身用電需求的企業應被視為普通電力用戶,平等參與市場購電。

  權利二,參與輔助服務并獲取收益。自備電廠可以根據自身負荷和機組特性自主提供調峰等輔助服務,公平參與電網輔助服務考核與補償,按照相關規定獲得收益。燃煤自備電廠也可以通過市場化手段減少自發自用電量,增加市場購電量,置換風電、光伏、水電等清潔能源,在促進新能源消納的同時合理增加自身收益。

  權利三,向其他用戶提供綜合能源服務。自備電廠可依托發電側資源,在獨立售電、增量配網、終端一體化集成供能、綜合能源服務等領域開展新業態、新模式創新,為其他用戶提供成本低廉、靈活可靠的電力、熱力供應服務,倒逼壟斷企業提高服務質量、降低服務價格。

      關鍵詞:電力, 自備電廠,電改


稿件媒體合作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電話:010-63413737

廣告項目咨詢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電話:010-63415404

投訴監管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電話:010-58689065
连续功击单双中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