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力關鍵發展趨勢2018

經合組織國家去年凈發電量同比增長1.9%達到10682 TWh

2018年,天然氣首次超過煤炭成為經合組織的主要電力來源,占總發電量的27.4%,煤炭占比25.4%。與此同時,所有可再生能源的總貢獻也占到了總發電量的27.4%,其中以水電(13.8%)、風能(7.0%)和太陽能(3.0%)為主。

電力結構,OECD 2018

解讀電力關鍵發展趨勢2018

2017~2018年,經合組織發電量的增長絕大部分來自于美國。美國非可再生能源的發電量增長強勁(尤其是天然氣)。相對照的是,在歐洲,可再生能源發電量正在快速增長,這是電力結構脫碳相關政策努力的結果。經合組織亞洲大洋洲的情況也是如此,其中非可再生能源發電量下降了12.4TWh,尤其是在煤炭和石油方面,而可再生能源發電量則大幅增長(增加了24.5TWh)。

2017~2018年發電量變化,OECD,多種能源疊加

解讀電力關鍵發展趨勢2018

經合組織國家凈發電量同比增長1.9%(+195.2TWh),達到10682TWh;其中,天然氣增長是主要驅動因素,天然氣增加了156.4 TWh(+5.6%),達到了2928TWh。煤電發電量占比繼續延續從2014年開始下滑勢頭,降至2710TWh。總體而言,與2017年相比,化石燃料對應的發電量增加了41.4TWh。

2018年,經合組織國家所有可再生能源的發電量都有所增加。可再生能源技術中增長幅度最大的是風能(+51.9TWh,+7.5%)和太陽能(51.8TWh,+18.9%)。其他可再生能源也有所增加,但增幅較小:水電增加25.9TWh,可燃可再生能源增加12.0TWh,地熱增加2.3TWh。

2017~2018年發電量變化,OECD

解讀電力關鍵發展趨勢2018

煤炭

在大多數經合組織國家,用于發電的煤炭用量正在減少,2018年經合組織國家煤電發電量比2017年減少104.6TWh(-3.7%),降至2710 TWh。

在美國(-62.5TWh,-5.0%)、日本(-12.7TWh,-3.7%)、德國(-11.6TWh,-5.0%)和英國(-5.6TWh,-25.5%)觀察到煤電發電量大幅下降。

相比之下,土耳其的煤電發電量增加了15.2TWh(+16.5%)—從天然氣轉向煤炭,這與煤炭向天然氣轉變這一更為普遍的趨勢背道而馳。

天然氣

在所有發電來源中,天然氣發電量增加最多,增加了156.4 TWh(+5.6%),到2018年為2928TWh—天然氣現在首次成為經合組織的主要電力來源。增長主要來自于美國,天然氣發電量增加了188.9TWh;其次是韓國,增加了+34.3 TWh(+28.7%)。然而,35個經合組織國家中有21個國家實際減少了發電用氣量,包括土耳其(-17.6 TWh,-16.9%)、澳大利亞(-11.1TWh,-20.2%)和日本(-10.5TWh,-2.7%)。

核能

與2017年相比,2018年經合組織國家的核電發電量增加了11.6 TWh(+0.6%),達到了1868 TWh。2018年期間,經合組織所有核電發電量的五分之二以上(43.2%)來自美國,另有五分之一(20.7%)來自法國。所有其他產生核電的國家都只有個位數的比例。

日本的核電發電量增長得最快(+19.7TWh,+71.0%),2018年又重新啟動了4座核電站;和法國(+14.1TWh,+ 3.7%)相比,其核設施的供應量與2017年相比有所提高。瑞士(+5.1TWh,+ 26.1%)和瑞典(+2.7TWh,+4.4%)略有增加)。在瑞士,一個核電站在2018年初重新啟動,另一個核電站的維護期比2017年更短。就瑞典而言,核電已經成為2018年的最大電力來源,超過水電,自2014年以來已經成為最重要的電力來源。

相反,韓國和比利時的核電發電量在2018年有所下降。比利時的核電發電量與過去十年的平均產量相比減少了三分之一,原因是由于維護和安全相關的問題造成重大核電停機。這種情況始于3月,并在10月達到最嚴重的情況,當時該國7座核反應堆中有6座已經離網,這是自2001年以來核電發電量最低的一個月。就韓國而言,核電發電量的減少是由于新的維護規定。由于維修停機,西班牙(-2.4TWh,-4.2%)和英國(-4.8TWh,-7.5%)的核電發電量也有所下降。

核電發電量變化情況,2017~2018年

解讀電力關鍵發展趨勢2018

水電

經合組織2018年的水電發電量增長了25.9TWh,即+1.8%。

在經歷了2017年的極度干旱(發電量減少)之后,歐洲西南部在2018年恢復了通常的水力發電水平。西班牙、葡萄牙、意大利和法國的水電發電量強勁增長,西班牙和葡萄牙去年的水電發電量幾乎翻了一番。

在經合組織國家中,加拿大和美國的主要水力發電量分別下降:-9.1TWh(-2.3%)和-10.7TWh(-3.3%)。在美國,雖然2018年是自1980年代初以來降水最為豐富的一年,但該國東部(顯著高于平均降水量)與西部(低于平均降水,且西南部出現干旱)之間存在明顯差異。由于美國大部分水電站位于西北部,因此發電量與去年相比有所下降。氣象條件也解釋了加拿大水力發電量的下降,馬尼托巴省和不列顛哥倫比亞省的水力發電受影響最大。

歐洲西南部水力發電情況

解讀電力關鍵發展趨勢2018

光伏

與2017年相比,2018年光伏發電相對增長率最高,從274.0 TWh增至325.8 TWh,(+18.9%)。引領增長的是美國(+18.2TWh,+25.2%)、日本(+12.9TWh,+ 21.8%)和德國(+6.9TWh,+17.4%)。大多數經合組織國家的增長率都達到了兩位數,有些甚至更高,顯示出一些國家對這項技術的大力支持。

相比之下,西班牙和意大利的光伏發電量分別下降了12.6%和7.8%,原因是盡管裝機增加,但在這些國家2018年的太陽輻照低于平均水平。

太陽能發電情況,OECD

解讀電力關鍵發展趨勢2018

風電

2018年,風力發電量為744.6TWh,同比增加7.5%,其中美國(274.8TWh)、德國(114.1TWh)、英國(56.6TWh)和西班牙(49.7TWh)領先。 風能為德國、英國和西班牙提供了18%的電量。增幅最大的是美國(+20.6TWh,+ 8.1%)、德國(+7.9TWh,+ 7.5%)和英國(+7.0TWh,+ 14.1%)。

風力發電情況,OECD

解讀電力關鍵發展趨勢2018

由于風流取決于壓力梯度和氣溫,2018年的極端天氣事件影響了風力發電,例如歐洲的夏季熱浪影響,導致7月份大陸發電量下降,該月發電量低于2015年同期,即使三年間裝機容量大幅增加。 1月和3月出現了非常高的發電高峰。最高和最低月發電量水平之間的差異是有史以來最高水平之一,最低發電量僅為最大值的38.3%。

風力發電情況,OECD 歐洲

解讀電力關鍵發展趨勢2018

可燃可再生能源

經合組織的可燃可再生能源增長了12.0TWh(+ 4.2%),2018年產生了298.9TWh的電力。使用這些燃料發電的主要國家是美國(63.8 TWh)、德國(52.0TWh)和英國(33.3TWh)。就比例而言,丹麥和芬蘭約有18%的用電量來自可燃可再生能源,這是經合組織中的最高比例。2018年,可燃可再生能源發電量顯著增加,主要為德國(+ 4.2TWh,+8.9%)、法國(+3.4TWh,+48.6%)和英國(+ 2.9TWh,+9.7%)。

地熱

經合組織的地熱發電量增長了4.9%,達到49.3TWh。土耳其占經合組織地熱發電量增長的一半(1.4TWh,+26.7%)。其他主要貢獻國家是冰島(+839.8GWh,+16.2%)和美國(+531.8GWh,+3.4%)。

可再生能源VS非可再生能源

2018年電力部門發電量增長中,可再生能源發電占71.8%。自2008年以來,可再生能源在經合組織電力結構中的份額持續增長,增加幅度為9.8%,現已達到27.4%。

OECD國家可再生能源與非可再生能源發電量情況

解讀電力關鍵發展趨勢2018

電力貿易

德國和法國仍然是經合組織歐洲區域的最大電力出口國,但二者間的差距已經縮小,因為法國開始增加其核電發電量,并且2018年的出口量與2017年相比增加了15.3TWh,達到76.6TWh。其他重要出口國是瑞士(31.9TWh)和瑞典(30.8TWh)。目前,意大利再次成為OECD歐洲的主要電力進口國,進口電量47.2TWh,其次是德國(31.7 TWh)、瑞士(29.6TWh)、奧地利(28.1TWh)和荷蘭(27.0TWh)。

從凈電力貿易來看,經合組織歐洲27個國家中有20個國家在2018年的凈電力出口量與2017年相比有所下降。經合組織歐洲國家的“凈進口國/出口國”狀況與2017年相同,但有兩個例外:拉脫維亞由于受到嚴重干旱影響,其水力發電量(其主要電力來源)嚴重下降,因此該國在2018年由凈出口國成為凈進口國。隨著核電發電量的增加,瑞士從凈進口國轉為凈出口國。2018年,經合組織歐洲的15個國家是凈進口國,11個是凈出口國(冰島沒有電力貿易伙伴)。

法國是2018年經合組織歐洲最大的凈電力出口國(63.3TWh),在德國(2018年48.5TWh)領先2年之后重新獲得第一名;其次是瑞典(17.3TWh)、捷克共和國(13.9TWh)和挪威(10.1TWh),這些國家超過80%的發電量來自于水力和/或核電。另一方面,主要凈電力進口商是意大利(43.9TWh)、芬蘭(19.9TWh)、英國(18.3TWh)和比利時(17.3TWh,幾乎是2017年進口量的3倍)。

歐洲2017年和2018年的凈電力出口情況

解讀電力關鍵發展趨勢2018

關鍵詞: 區塊鏈, 電力

主辦單位:中國電力發展促進會  網站運營:北京中電創智科技有限公司    國網信通億力科技有限責任公司  銷售熱線:400-007-1585
項目合作:400-007-1585 投稿:63413737 傳真:010-58689040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 中華人民共和國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 》編號:京ICP證140522號 京ICP備14013100號 京公安備11010602010147號

電力關鍵發展趨勢2018

發布時間:2019-05-07   來源:ERR能研微訊

經合組織國家去年凈發電量同比增長1.9%達到10682 TWh

2018年,天然氣首次超過煤炭成為經合組織的主要電力來源,占總發電量的27.4%,煤炭占比25.4%。與此同時,所有可再生能源的總貢獻也占到了總發電量的27.4%,其中以水電(13.8%)、風能(7.0%)和太陽能(3.0%)為主。

電力結構,OECD 2018

解讀電力關鍵發展趨勢2018

2017~2018年,經合組織發電量的增長絕大部分來自于美國。美國非可再生能源的發電量增長強勁(尤其是天然氣)。相對照的是,在歐洲,可再生能源發電量正在快速增長,這是電力結構脫碳相關政策努力的結果。經合組織亞洲大洋洲的情況也是如此,其中非可再生能源發電量下降了12.4TWh,尤其是在煤炭和石油方面,而可再生能源發電量則大幅增長(增加了24.5TWh)。

2017~2018年發電量變化,OECD,多種能源疊加

解讀電力關鍵發展趨勢2018

經合組織國家凈發電量同比增長1.9%(+195.2TWh),達到10682TWh;其中,天然氣增長是主要驅動因素,天然氣增加了156.4 TWh(+5.6%),達到了2928TWh。煤電發電量占比繼續延續從2014年開始下滑勢頭,降至2710TWh。總體而言,與2017年相比,化石燃料對應的發電量增加了41.4TWh。

2018年,經合組織國家所有可再生能源的發電量都有所增加。可再生能源技術中增長幅度最大的是風能(+51.9TWh,+7.5%)和太陽能(51.8TWh,+18.9%)。其他可再生能源也有所增加,但增幅較小:水電增加25.9TWh,可燃可再生能源增加12.0TWh,地熱增加2.3TWh。

2017~2018年發電量變化,OECD

解讀電力關鍵發展趨勢2018

煤炭

在大多數經合組織國家,用于發電的煤炭用量正在減少,2018年經合組織國家煤電發電量比2017年減少104.6TWh(-3.7%),降至2710 TWh。

在美國(-62.5TWh,-5.0%)、日本(-12.7TWh,-3.7%)、德國(-11.6TWh,-5.0%)和英國(-5.6TWh,-25.5%)觀察到煤電發電量大幅下降。

相比之下,土耳其的煤電發電量增加了15.2TWh(+16.5%)—從天然氣轉向煤炭,這與煤炭向天然氣轉變這一更為普遍的趨勢背道而馳。

天然氣

在所有發電來源中,天然氣發電量增加最多,增加了156.4 TWh(+5.6%),到2018年為2928TWh—天然氣現在首次成為經合組織的主要電力來源。增長主要來自于美國,天然氣發電量增加了188.9TWh;其次是韓國,增加了+34.3 TWh(+28.7%)。然而,35個經合組織國家中有21個國家實際減少了發電用氣量,包括土耳其(-17.6 TWh,-16.9%)、澳大利亞(-11.1TWh,-20.2%)和日本(-10.5TWh,-2.7%)。

核能

與2017年相比,2018年經合組織國家的核電發電量增加了11.6 TWh(+0.6%),達到了1868 TWh。2018年期間,經合組織所有核電發電量的五分之二以上(43.2%)來自美國,另有五分之一(20.7%)來自法國。所有其他產生核電的國家都只有個位數的比例。

日本的核電發電量增長得最快(+19.7TWh,+71.0%),2018年又重新啟動了4座核電站;和法國(+14.1TWh,+ 3.7%)相比,其核設施的供應量與2017年相比有所提高。瑞士(+5.1TWh,+ 26.1%)和瑞典(+2.7TWh,+4.4%)略有增加)。在瑞士,一個核電站在2018年初重新啟動,另一個核電站的維護期比2017年更短。就瑞典而言,核電已經成為2018年的最大電力來源,超過水電,自2014年以來已經成為最重要的電力來源。

相反,韓國和比利時的核電發電量在2018年有所下降。比利時的核電發電量與過去十年的平均產量相比減少了三分之一,原因是由于維護和安全相關的問題造成重大核電停機。這種情況始于3月,并在10月達到最嚴重的情況,當時該國7座核反應堆中有6座已經離網,這是自2001年以來核電發電量最低的一個月。就韓國而言,核電發電量的減少是由于新的維護規定。由于維修停機,西班牙(-2.4TWh,-4.2%)和英國(-4.8TWh,-7.5%)的核電發電量也有所下降。

核電發電量變化情況,2017~2018年

解讀電力關鍵發展趨勢2018

水電

經合組織2018年的水電發電量增長了25.9TWh,即+1.8%。

在經歷了2017年的極度干旱(發電量減少)之后,歐洲西南部在2018年恢復了通常的水力發電水平。西班牙、葡萄牙、意大利和法國的水電發電量強勁增長,西班牙和葡萄牙去年的水電發電量幾乎翻了一番。

在經合組織國家中,加拿大和美國的主要水力發電量分別下降:-9.1TWh(-2.3%)和-10.7TWh(-3.3%)。在美國,雖然2018年是自1980年代初以來降水最為豐富的一年,但該國東部(顯著高于平均降水量)與西部(低于平均降水,且西南部出現干旱)之間存在明顯差異。由于美國大部分水電站位于西北部,因此發電量與去年相比有所下降。氣象條件也解釋了加拿大水力發電量的下降,馬尼托巴省和不列顛哥倫比亞省的水力發電受影響最大。

歐洲西南部水力發電情況

解讀電力關鍵發展趨勢2018

光伏

與2017年相比,2018年光伏發電相對增長率最高,從274.0 TWh增至325.8 TWh,(+18.9%)。引領增長的是美國(+18.2TWh,+25.2%)、日本(+12.9TWh,+ 21.8%)和德國(+6.9TWh,+17.4%)。大多數經合組織國家的增長率都達到了兩位數,有些甚至更高,顯示出一些國家對這項技術的大力支持。

相比之下,西班牙和意大利的光伏發電量分別下降了12.6%和7.8%,原因是盡管裝機增加,但在這些國家2018年的太陽輻照低于平均水平。

太陽能發電情況,OECD

解讀電力關鍵發展趨勢2018

風電

2018年,風力發電量為744.6TWh,同比增加7.5%,其中美國(274.8TWh)、德國(114.1TWh)、英國(56.6TWh)和西班牙(49.7TWh)領先。 風能為德國、英國和西班牙提供了18%的電量。增幅最大的是美國(+20.6TWh,+ 8.1%)、德國(+7.9TWh,+ 7.5%)和英國(+7.0TWh,+ 14.1%)。

風力發電情況,OECD

解讀電力關鍵發展趨勢2018

由于風流取決于壓力梯度和氣溫,2018年的極端天氣事件影響了風力發電,例如歐洲的夏季熱浪影響,導致7月份大陸發電量下降,該月發電量低于2015年同期,即使三年間裝機容量大幅增加。 1月和3月出現了非常高的發電高峰。最高和最低月發電量水平之間的差異是有史以來最高水平之一,最低發電量僅為最大值的38.3%。

風力發電情況,OECD 歐洲

解讀電力關鍵發展趨勢2018

可燃可再生能源

經合組織的可燃可再生能源增長了12.0TWh(+ 4.2%),2018年產生了298.9TWh的電力。使用這些燃料發電的主要國家是美國(63.8 TWh)、德國(52.0TWh)和英國(33.3TWh)。就比例而言,丹麥和芬蘭約有18%的用電量來自可燃可再生能源,這是經合組織中的最高比例。2018年,可燃可再生能源發電量顯著增加,主要為德國(+ 4.2TWh,+8.9%)、法國(+3.4TWh,+48.6%)和英國(+ 2.9TWh,+9.7%)。

地熱

經合組織的地熱發電量增長了4.9%,達到49.3TWh。土耳其占經合組織地熱發電量增長的一半(1.4TWh,+26.7%)。其他主要貢獻國家是冰島(+839.8GWh,+16.2%)和美國(+531.8GWh,+3.4%)。

可再生能源VS非可再生能源

2018年電力部門發電量增長中,可再生能源發電占71.8%。自2008年以來,可再生能源在經合組織電力結構中的份額持續增長,增加幅度為9.8%,現已達到27.4%。

OECD國家可再生能源與非可再生能源發電量情況

解讀電力關鍵發展趨勢2018

電力貿易

德國和法國仍然是經合組織歐洲區域的最大電力出口國,但二者間的差距已經縮小,因為法國開始增加其核電發電量,并且2018年的出口量與2017年相比增加了15.3TWh,達到76.6TWh。其他重要出口國是瑞士(31.9TWh)和瑞典(30.8TWh)。目前,意大利再次成為OECD歐洲的主要電力進口國,進口電量47.2TWh,其次是德國(31.7 TWh)、瑞士(29.6TWh)、奧地利(28.1TWh)和荷蘭(27.0TWh)。

從凈電力貿易來看,經合組織歐洲27個國家中有20個國家在2018年的凈電力出口量與2017年相比有所下降。經合組織歐洲國家的“凈進口國/出口國”狀況與2017年相同,但有兩個例外:拉脫維亞由于受到嚴重干旱影響,其水力發電量(其主要電力來源)嚴重下降,因此該國在2018年由凈出口國成為凈進口國。隨著核電發電量的增加,瑞士從凈進口國轉為凈出口國。2018年,經合組織歐洲的15個國家是凈進口國,11個是凈出口國(冰島沒有電力貿易伙伴)。

法國是2018年經合組織歐洲最大的凈電力出口國(63.3TWh),在德國(2018年48.5TWh)領先2年之后重新獲得第一名;其次是瑞典(17.3TWh)、捷克共和國(13.9TWh)和挪威(10.1TWh),這些國家超過80%的發電量來自于水力和/或核電。另一方面,主要凈電力進口商是意大利(43.9TWh)、芬蘭(19.9TWh)、英國(18.3TWh)和比利時(17.3TWh,幾乎是2017年進口量的3倍)。

歐洲2017年和2018年的凈電力出口情況

解讀電力關鍵發展趨勢2018

      關鍵詞:電力, 電力


稿件媒體合作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電話:010-63413737

廣告項目咨詢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電話:010-63415404

投訴監管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電話:010-58689065
连续功击单双中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