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億帝國的債務困境——新疆能源首富的危與機

中國電力網訊

廣匯能源(600256.SH2019年第一次臨時股東大會召開前夕,一則關于該公司債務糾紛的舊聞忽然發酵。在這起糾紛中,這家新疆民營能源巨頭的數億財產遭法院查封。

此次臨時股東大會的決議倘再遭挫折,廣匯能源或將陷入更大危機。

73日,大會決議結果出爐,廣匯能源可轉債議案獲得通過。這筆總額不超過33億元的募資,將部分用于還債。

廣匯能源的財務危機似乎得到緩和。但陷入流動性危機將廣匯集團及其創始人孫廣信置于聚光燈下,新疆首富的發家史也再次引人關注。

孫廣信的經商生涯可以追溯到1989年。當年,他在烏魯木齊創建廣匯能源母公司廣匯集團。

這位能源大亨善于把握時代與地緣政治的脈搏。不久后掀起獨立熱潮的中亞地區,成為他日后向油氣上游資源發起進攻的主戰場。

此后三十年,孫廣信借助金融杠桿,支撐起一個橫跨煤、油、氣三大板塊的民營能源帝國。廣匯集團也坐擁4家上市公司,資產數千億,業務延伸到哈薩克斯坦等國,并位列世界500強。

但隨著中國監管層加速“去杠桿”,早年奉行擴張戰略的能源企業紛紛陷入流動性危機。在他身側,永泰能源、寶塔石化等民營能源巨頭至今仍在殘喘。

在孫廣信的從商生涯中,他或許經歷過無數難關。這一次,他還能順利渡過難關嗎?

錢關難渡

73日下午4點,位于烏魯木齊新華北路 165 號的中天廣場 27 樓會議室里,一場關乎廣匯能源安危的投票正在進行。

33位股東和代理人出席會議,他們將對《關于公司公開發行 A 股可轉換公司債券方案的議案》及相關事項作出表決。

根據該議案,廣匯能源將發行總額不超過33億元的可轉債。除了用于天然氣和煤化工項目的24億元投資,剩余9億元則會被用于償還有息負債。

這種新債還舊的方式引起外界質疑。會場之外,數家媒體翻出舊賬,對兩個月前廣匯能源遭遇的資金困境展開炮擊。

426日,中國裁判文書網公布兩份民事裁定書。烏魯木齊市頭屯河區人民法院做出裁定,查封、扣押、凍結廣匯能源及其控股子公司廣匯清潔煉化、廣匯新能源共計約3.7億元財產。

這次查封因工程款糾紛而起。廣匯能源早前回復媒體時稱,今年2月,中化二建集團曾向烏魯木齊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請求裁決廣匯清潔煉化、廣匯新能源向其支付工程款及利息共計約3.7億元。

種種跡象表明,廣匯能源已陷入流動性危機。2019年一季報顯示,截至3月31日,該公司資產負債率達到64.64%,高于同行業水平,且仍在上漲。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僅為5.18億元,同比下滑45.41%。

事實上,就在兩份民事裁定書公布次日,廣匯能源曾收到來自上海證券交易所的問詢函。后者對其債務結構與財務風險深表關注。

上交所提出,2018年年報顯示,報告期末,該公司資產負債率為64.24%,高于同行業水平。負債結構來看,報告期末公司短期借款59.57億,同比增長20.57%,最近一年到期的非流動負債28.9億元,同比增長3.67%,流動負債占比呈上升趨勢。

同時,報告期內公司財務費用10.54億元,占歸母凈利潤的比重達到60.47%,公司分配股利、利潤或償付利息支付的現金16.68億元,同比增長13.22%,整體償債壓力較大。

債務壓頂,廣匯能源卻仍在利用金融杠桿飲鴆止渴。年報顯示,該公司于2018年完成股份配售募集資金38.65億元,截至報告期末,公司尚有6只債券在存續期內,合計余額20.5億元,并于2019年3月再度發行5億公司債券。

截至報告期末,該公司授信總額度282.58億元,已使用授信額度215.19億元,整體而言融資規模較高。

但上交所的提醒并未阻止廣匯能源繼續擴大債務規模。今年6月,該公司再度拋出33億可轉債預案,寄望于通過新債緩解舊債危機。

孫廣信背負著巨額債務,一頭扎進LNG(液化天然氣)市場的烽火之中。

豪賭LNG

負債與擴張,成為孫廣信當下不得不面對的囚徒困境。

這場博弈背后,油氣改革利好與“去杠桿”壓力形成的政策夾縫,不斷刺激著野心家們豪賭未來的勇氣。

按照廣匯能源2019年一季報的解釋,其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大幅下滑,是因為加大對海外LNG 等商品的購買力度。

33億可轉債方案顯示,其中5.6億元也將用于其在江蘇南通的LNG分銷轉運站項目。

 “突出發展天然氣產業”被廣匯能源寫入公司五年(2018-2022)發展戰略。2018年,其天然氣業務在營收中占比已過半。根據規劃,該公司欲通過4-5年的發展,實現天然氣收入占比達到70-80%。

孫廣信占據著天時地利。新疆在“一帶一路”中的戰略地位,和中國監管層試圖打破油氣行業壟斷堅冰的政策空間,給予他擴張能源版圖的機會。

廣匯入局天然氣行業可以追溯到17年前。當年,孫廣信斥資8000萬元建設天然氣生產基地,并設立燃氣公司進軍消費市場。

但孫廣信的氣源高度依賴中石油吐哈油田。命門被卡在中石油手中,廣匯能源只能長期定位于“拾遺補缺”業務,低頭潛行。

為拓展氣源,孫廣信一方面在“三桶油”的夾縫中游走,另一方面不斷尋求新的天然氣來源。他甚至試圖依托新疆豐富的煤炭資源,在煤制氣中尋求出路。彼時,油氣進口政策尚未開放,他只能面對中亞地區豐富的天然氣資源望洋興嘆。

壟斷格局的打破有賴于監管層的決心。2010年開始,監管層允許“三桶油”之外的公司在國際市場采購LNG。

這個新的政策動向讓孫廣信激動不已,他決定重拳出擊。

早在兩年前,廣匯能源就已獲得哈薩克斯坦齋桑油氣區塊的勘探開發所有權。新政出臺后,他開始加快自建跨境天然氣輸氣管線。同時,他還把目光投向江蘇南通,試圖搶先拿到沿海LNG接收站的路條。

但改革受到來自“三桶油”的強大阻力。直到2013年中石油爆發腐敗窩案,廣匯能源等長期深受壟斷傷害的民企,才終于看到打破壟斷的希望。

當年,齋桑油氣區塊項目順利投產,源源不斷的天然氣通過跨境管道,輸送到新疆吉木乃LNG工廠。

次年,孫廣信又拿到南通啟東LNG接收站項目的核準路條。廣匯能源成為除“三桶油”以外,僅有的兩家獲得1000萬噸/年左右核準項目容量的公司之一。

不過,國家在油氣管網設施領域政策松閘后,民企開始掀起LNG接收站建設熱潮,投資主體呈現多元化趨勢。中國的天然氣市場正在由區域競爭、間接競爭向全面競爭、直接競爭演變。

孫廣信不敢怠慢。前有“三桶油”圍堵,后有其他民企追擊,在這個資金密集型產業,他不得不通過持續加注,來鞏固籌謀多年才初步確立的先發優勢。

過去三十年里,關于財務危機的流言曾長期伴隨這個千億商業帝國。如今,天然氣賭局剛剛開啟,但孫廣信的資金實力似乎已捉襟見肘。

財富傳奇

孫廣信的商業傳奇開始于三十年前。

1989年,這位退伍軍人創立廣匯集團的前身廣匯工貿有限責任公司,主要經營貿易、餐飲等領域。

此后,他借力國企改革熱潮,主導兩次結構調整,最終將能源開發、汽車服務、房地產確定為廣匯集團三大主導產業。

孫廣信的“三盤棋”均取得不俗戰績。廣匯汽車很快發展為國內最大的汽車經銷服務企業;廣匯置業則在西北地區房地產市場拔得頭籌。

但相比廣匯能源,它們的光芒似乎都暗淡下來。

這家能源子公司曾創造出“五個第一”的輝煌:中國第一個大型陸基 LNG 生產供應商,第一個在國外獲得油氣資源的民企,第一個建設運營跨境天然氣管道的民企,第一個民營控股修建國鐵重軌電氣化鐵路的企業,第一個獲得原油貿易進口資質的非國營企業。

更重要的是,廣匯能源還是中國唯一一家同時緊握煤、油、氣三種上游資源的民營企業。在國企高度壟斷的能源行業,孫廣信長袖善舞,在夾縫中開辟出一片屬于自己的天地。

但外界關于廣匯集團財務情況的擔憂如影隨形。

六年前,一位網名為“天地俠影”的網友連續發文質疑廣匯能源,從而引發跨省追捕。《南方周末》曾對這起股市大事件做過深度報道。孫廣信以70幅字畫估價35億元計入集團資產一事也被曝光。

盡管深陷輿論風暴,孫廣信仍在加碼資本游戲。2015年至2016年短短兩年間,廣匯集團旗下又新添廣匯汽車(600297.SH)、廣匯寶信(01293.HK)、廣匯物流(600603.SH)三家上市公司。

然而,幾乎每次借殼上市不久,孫廣信就會拋出數十億元的定增方案。資金緊缺,成為這個民營集團急劇膨脹的注腳。

版圖擴張給予孫廣信沖刺個人財富頂端的機會。2018年,他以460億身家位居2018年胡潤百富榜第43位。

但他面對的融資環境已今非昔比。去年4月,央行、銀保監會、證監會、外管局四部委聯合印發《關于規范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

監管層加速“去杠桿”,讓早年奉行擴張政策的能源企業頻頻爆發債務危機。

這些能源企業中不乏實力代表。其中,永泰能源是A股唯一一家民營煤炭企業,而寶塔石化則是中國唯一一家“五證齊全”的民營石化集團。

與永泰能源擁抱國資不同,孫廣信請來另一位民企大佬馳援。去年9月,許家印斥資145億元入股廣匯集團。交易完成后,恒大集團成為廣匯集團第二大股東,持有后者40.964%的股權。

孫廣信幾乎窮盡所能,為這個耗費他半生心血的龐大帝國續命。他焦急等待著早年在上游資源押注的籌碼能一把贏回賭局。

但哈薩克斯坦傳來的噩耗讓其境況雪上加霜。南依瑪謝夫油氣區塊項目因發現有較高含量硫化氫,商業開發風險及難度較大,廣匯能源于去年12月決定終止投資這個已花費數億元的項目。

過去三十年里,從改革開放,到西部大開發,再到“一帶一路”,孫廣信順勢而為。在波譎云詭的商業世界中,他憑借強大的意志力,成就財富傳奇。

后事如何,我們拭目以待


相關新聞:
本文暫無相關文章

主辦單位:中國電力發展促進會  網站運營:北京中電創智科技有限公司    國網信通億力科技有限責任公司  銷售熱線:400-007-1585
項目合作:400-007-1585 投稿:63413737 傳真:010-58689040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 中華人民共和國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 》編號:京ICP證140522號 京ICP備14013100號 京公安備11010602010147號

千億帝國的債務困境——新疆能源首富的危與機

發布時間:2019-07-11   來源:中國電力網

中國電力網訊

廣匯能源(600256.SH2019年第一次臨時股東大會召開前夕,一則關于該公司債務糾紛的舊聞忽然發酵。在這起糾紛中,這家新疆民營能源巨頭的數億財產遭法院查封。

此次臨時股東大會的決議倘再遭挫折,廣匯能源或將陷入更大危機。

73日,大會決議結果出爐,廣匯能源可轉債議案獲得通過。這筆總額不超過33億元的募資,將部分用于還債。

廣匯能源的財務危機似乎得到緩和。但陷入流動性危機將廣匯集團及其創始人孫廣信置于聚光燈下,新疆首富的發家史也再次引人關注。

孫廣信的經商生涯可以追溯到1989年。當年,他在烏魯木齊創建廣匯能源母公司廣匯集團。

這位能源大亨善于把握時代與地緣政治的脈搏。不久后掀起獨立熱潮的中亞地區,成為他日后向油氣上游資源發起進攻的主戰場。

此后三十年,孫廣信借助金融杠桿,支撐起一個橫跨煤、油、氣三大板塊的民營能源帝國。廣匯集團也坐擁4家上市公司,資產數千億,業務延伸到哈薩克斯坦等國,并位列世界500強。

但隨著中國監管層加速“去杠桿”,早年奉行擴張戰略的能源企業紛紛陷入流動性危機。在他身側,永泰能源、寶塔石化等民營能源巨頭至今仍在殘喘。

在孫廣信的從商生涯中,他或許經歷過無數難關。這一次,他還能順利渡過難關嗎?

錢關難渡

73日下午4點,位于烏魯木齊新華北路 165 號的中天廣場 27 樓會議室里,一場關乎廣匯能源安危的投票正在進行。

33位股東和代理人出席會議,他們將對《關于公司公開發行 A 股可轉換公司債券方案的議案》及相關事項作出表決。

根據該議案,廣匯能源將發行總額不超過33億元的可轉債。除了用于天然氣和煤化工項目的24億元投資,剩余9億元則會被用于償還有息負債。

這種新債還舊的方式引起外界質疑。會場之外,數家媒體翻出舊賬,對兩個月前廣匯能源遭遇的資金困境展開炮擊。

426日,中國裁判文書網公布兩份民事裁定書。烏魯木齊市頭屯河區人民法院做出裁定,查封、扣押、凍結廣匯能源及其控股子公司廣匯清潔煉化、廣匯新能源共計約3.7億元財產。

這次查封因工程款糾紛而起。廣匯能源早前回復媒體時稱,今年2月,中化二建集團曾向烏魯木齊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請求裁決廣匯清潔煉化、廣匯新能源向其支付工程款及利息共計約3.7億元。

種種跡象表明,廣匯能源已陷入流動性危機。2019年一季報顯示,截至3月31日,該公司資產負債率達到64.64%,高于同行業水平,且仍在上漲。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僅為5.18億元,同比下滑45.41%。

事實上,就在兩份民事裁定書公布次日,廣匯能源曾收到來自上海證券交易所的問詢函。后者對其債務結構與財務風險深表關注。

上交所提出,2018年年報顯示,報告期末,該公司資產負債率為64.24%,高于同行業水平。負債結構來看,報告期末公司短期借款59.57億,同比增長20.57%,最近一年到期的非流動負債28.9億元,同比增長3.67%,流動負債占比呈上升趨勢。

同時,報告期內公司財務費用10.54億元,占歸母凈利潤的比重達到60.47%,公司分配股利、利潤或償付利息支付的現金16.68億元,同比增長13.22%,整體償債壓力較大。

債務壓頂,廣匯能源卻仍在利用金融杠桿飲鴆止渴。年報顯示,該公司于2018年完成股份配售募集資金38.65億元,截至報告期末,公司尚有6只債券在存續期內,合計余額20.5億元,并于2019年3月再度發行5億公司債券。

截至報告期末,該公司授信總額度282.58億元,已使用授信額度215.19億元,整體而言融資規模較高。

但上交所的提醒并未阻止廣匯能源繼續擴大債務規模。今年6月,該公司再度拋出33億可轉債預案,寄望于通過新債緩解舊債危機。

孫廣信背負著巨額債務,一頭扎進LNG(液化天然氣)市場的烽火之中。

豪賭LNG

負債與擴張,成為孫廣信當下不得不面對的囚徒困境。

這場博弈背后,油氣改革利好與“去杠桿”壓力形成的政策夾縫,不斷刺激著野心家們豪賭未來的勇氣。

按照廣匯能源2019年一季報的解釋,其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大幅下滑,是因為加大對海外LNG 等商品的購買力度。

33億可轉債方案顯示,其中5.6億元也將用于其在江蘇南通的LNG分銷轉運站項目。

 “突出發展天然氣產業”被廣匯能源寫入公司五年(2018-2022)發展戰略。2018年,其天然氣業務在營收中占比已過半。根據規劃,該公司欲通過4-5年的發展,實現天然氣收入占比達到70-80%。

孫廣信占據著天時地利。新疆在“一帶一路”中的戰略地位,和中國監管層試圖打破油氣行業壟斷堅冰的政策空間,給予他擴張能源版圖的機會。

廣匯入局天然氣行業可以追溯到17年前。當年,孫廣信斥資8000萬元建設天然氣生產基地,并設立燃氣公司進軍消費市場。

但孫廣信的氣源高度依賴中石油吐哈油田。命門被卡在中石油手中,廣匯能源只能長期定位于“拾遺補缺”業務,低頭潛行。

為拓展氣源,孫廣信一方面在“三桶油”的夾縫中游走,另一方面不斷尋求新的天然氣來源。他甚至試圖依托新疆豐富的煤炭資源,在煤制氣中尋求出路。彼時,油氣進口政策尚未開放,他只能面對中亞地區豐富的天然氣資源望洋興嘆。

壟斷格局的打破有賴于監管層的決心。2010年開始,監管層允許“三桶油”之外的公司在國際市場采購LNG。

這個新的政策動向讓孫廣信激動不已,他決定重拳出擊。

早在兩年前,廣匯能源就已獲得哈薩克斯坦齋桑油氣區塊的勘探開發所有權。新政出臺后,他開始加快自建跨境天然氣輸氣管線。同時,他還把目光投向江蘇南通,試圖搶先拿到沿海LNG接收站的路條。

但改革受到來自“三桶油”的強大阻力。直到2013年中石油爆發腐敗窩案,廣匯能源等長期深受壟斷傷害的民企,才終于看到打破壟斷的希望。

當年,齋桑油氣區塊項目順利投產,源源不斷的天然氣通過跨境管道,輸送到新疆吉木乃LNG工廠。

次年,孫廣信又拿到南通啟東LNG接收站項目的核準路條。廣匯能源成為除“三桶油”以外,僅有的兩家獲得1000萬噸/年左右核準項目容量的公司之一。

不過,國家在油氣管網設施領域政策松閘后,民企開始掀起LNG接收站建設熱潮,投資主體呈現多元化趨勢。中國的天然氣市場正在由區域競爭、間接競爭向全面競爭、直接競爭演變。

孫廣信不敢怠慢。前有“三桶油”圍堵,后有其他民企追擊,在這個資金密集型產業,他不得不通過持續加注,來鞏固籌謀多年才初步確立的先發優勢。

過去三十年里,關于財務危機的流言曾長期伴隨這個千億商業帝國。如今,天然氣賭局剛剛開啟,但孫廣信的資金實力似乎已捉襟見肘。

財富傳奇

孫廣信的商業傳奇開始于三十年前。

1989年,這位退伍軍人創立廣匯集團的前身廣匯工貿有限責任公司,主要經營貿易、餐飲等領域。

此后,他借力國企改革熱潮,主導兩次結構調整,最終將能源開發、汽車服務、房地產確定為廣匯集團三大主導產業。

孫廣信的“三盤棋”均取得不俗戰績。廣匯汽車很快發展為國內最大的汽車經銷服務企業;廣匯置業則在西北地區房地產市場拔得頭籌。

但相比廣匯能源,它們的光芒似乎都暗淡下來。

這家能源子公司曾創造出“五個第一”的輝煌:中國第一個大型陸基 LNG 生產供應商,第一個在國外獲得油氣資源的民企,第一個建設運營跨境天然氣管道的民企,第一個民營控股修建國鐵重軌電氣化鐵路的企業,第一個獲得原油貿易進口資質的非國營企業。

更重要的是,廣匯能源還是中國唯一一家同時緊握煤、油、氣三種上游資源的民營企業。在國企高度壟斷的能源行業,孫廣信長袖善舞,在夾縫中開辟出一片屬于自己的天地。

但外界關于廣匯集團財務情況的擔憂如影隨形。

六年前,一位網名為“天地俠影”的網友連續發文質疑廣匯能源,從而引發跨省追捕。《南方周末》曾對這起股市大事件做過深度報道。孫廣信以70幅字畫估價35億元計入集團資產一事也被曝光。

盡管深陷輿論風暴,孫廣信仍在加碼資本游戲。2015年至2016年短短兩年間,廣匯集團旗下又新添廣匯汽車(600297.SH)、廣匯寶信(01293.HK)、廣匯物流(600603.SH)三家上市公司。

然而,幾乎每次借殼上市不久,孫廣信就會拋出數十億元的定增方案。資金緊缺,成為這個民營集團急劇膨脹的注腳。

版圖擴張給予孫廣信沖刺個人財富頂端的機會。2018年,他以460億身家位居2018年胡潤百富榜第43位。

但他面對的融資環境已今非昔比。去年4月,央行、銀保監會、證監會、外管局四部委聯合印發《關于規范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

監管層加速“去杠桿”,讓早年奉行擴張政策的能源企業頻頻爆發債務危機。

這些能源企業中不乏實力代表。其中,永泰能源是A股唯一一家民營煤炭企業,而寶塔石化則是中國唯一一家“五證齊全”的民營石化集團。

與永泰能源擁抱國資不同,孫廣信請來另一位民企大佬馳援。去年9月,許家印斥資145億元入股廣匯集團。交易完成后,恒大集團成為廣匯集團第二大股東,持有后者40.964%的股權。

孫廣信幾乎窮盡所能,為這個耗費他半生心血的龐大帝國續命。他焦急等待著早年在上游資源押注的籌碼能一把贏回賭局。

但哈薩克斯坦傳來的噩耗讓其境況雪上加霜。南依瑪謝夫油氣區塊項目因發現有較高含量硫化氫,商業開發風險及難度較大,廣匯能源于去年12月決定終止投資這個已花費數億元的項目。

過去三十年里,從改革開放,到西部大開發,再到“一帶一路”,孫廣信順勢而為。在波譎云詭的商業世界中,他憑借強大的意志力,成就財富傳奇。

后事如何,我們拭目以待


      關鍵詞:電力, “廣匯能源”
相關新聞:
本文暫無相關文章


稿件媒體合作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電話:010-63413737

廣告項目咨詢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電話:010-63415404

投訴監管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電話:010-58689065
连续功击单双中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