層層轉包、培訓缺位、低價競爭……風電運維亂象叢生

  但制造業的過往經驗一次又一次例證:一個新興行業從稚嫩走向成熟,其代價往往是亂象叢生。

  不久前,河南通許風電場迎來兩位遠道而來的客人。在40度的炎炎夏日,金風大學老師金揚和武淑鈞攀上125米的風機,開始拍攝風電整機維護教程。

  金風大學成立于八年前。最初,這所大學承擔著為中國第一大風機商——金風科技(002202.SZ)培養運維人才的使命。

  彼時,風電行業質量安全事故頻發,風機商不得不加大對運維的投資力度。經過八年發展,金風科技已建立起一支超過2300人的運維隊伍。

  金風科技董事長武鋼的這一創舉頗有前瞻性。

  不論是陸上風電,還是海上風電,平價壓力下風機采購成本不斷壓縮,驅使風機商尋找新的利潤增長點,運維成為各路風電玩家逐鹿的新戰場。

  中國農業機械工業協會風力機械分會發布的《中國風電后市場發展報告2018》顯示,到2018年底,并網五周年以上的風電機組,突破7500萬千瓦,占總規模的41%。

  這為運維市場創造巨大空間。開發商、整機商和第三方都盯上了這塊利潤豐厚的蛋糕。據「角馬能源」不完全統計,目前,具備風電運維能力的公司已有一百余家。

  但風電平價時代即將到來,正待狂歡的風電運維市場不得不盡力下降成本,以應對行業新巨變。

  而在激烈競爭中,種種亂象正在上演。

  運維亂象

  叢生亂象中,代價甚至是鮮活的生命。

  4月12日下午,甘肅民勤周家井風電場中一聲巨響打破平靜,一場原本可以避免的悲劇發生。

  一臺85米高的風機轟然倒塌,四個年輕生命從相當于30層樓房的高度高速墜落,當場身亡,其余兩人也身受重傷。

  三個月后,國家能源局通報這起事故。武威市人民政府批復的《武威市民勤縣紅砂崗“4·12”風機坍塌事故調查報告》顯示,這起慘案系由運維人員操作嚴重違規所致。

  除了周家井悲劇,各類風電事故正呈上升趨勢。一份由業內機構統計的《風電40起事故案例》顯示,因運維不當導致的事故約占13起,占比32.5%。

  “許多風電事故是因為運維人員操作不當而引發的。在降成本的驅動下,最后出現在運維現場的工作人員很多都是沒有經過專門培訓的民工,他們一方面缺乏專業的運維知識,另一方面,對現場的危險點不敏感。”中廣核新能源運維事業部副總經理董禮在接受「角馬能源」采訪時說。

  這些事故背后,反映出基層運維人員缺乏系統培訓。

  事故發生四天前,周家井風電場四名殞命的運維工作人員剛與天津萬德萊斯科技有限公司簽訂勞動合同入職,后者還未來得及安排必要的崗前安全培訓。

  周家井風電場地處風力資源豐富的“三北”地區。六年前,甘肅省曾斥資近80億元,在此建設百萬千瓦風電基地。但這座孤立在沙漠戈壁之中的風電場長期陷入人員流動之困。

  事實上,中國早年的風電場大多建在偏遠的“三北”地區。惡劣的環境和高強度的工作,難以吸引成熟的運維人員長期駐守。人員不斷更替,無疑加重專業技能培訓的負擔。

  此外,運維公司還不得不直面另一層困境。

  今年以來,隨著一系列新政出臺,風電行業進入平價上網的最后過渡期。5月,國家發改委下發《關于完善風電上網電價政策的通知》,首次調低海上風電電價。同時,明確自2021年起,陸上風電將全面實現平價上網。

  早年,風電行業曾因價格戰導致質量問題頻發。如今,平價上網時代即將拉開帷幕,風電全產業鏈承受降價壓力,業界對質量問題的擔憂隨之加重。

  根據Wood Mackenzie電力與可再生能源事業部的最新研究《風電場運維的數字化技術》,全球陸上風電運維成本將于2019年達到近150億美元。其中,57%(85億美元)源于因部件故障而產生的非計劃性維修成本。

  這項研究顯示,每年每臺風機的非計劃性維修成本可達到3萬美元,主要是維修和備件成本。但備件提前準備過多,又會增加庫存成本,加劇現金流壓力。

  “降低運維成本的關鍵,首先在于風電機組的可靠性。這需要投入技術研發經費,并采用更可靠的零部件。但這一塊和平價時代降成本相互矛盾。”華北電力大學可再生能源學院教授劉永前告訴「角馬能源」。

  他指出,風電行業后續的發展,要在這之間尋求一個平衡點,提高質量的同時降低風機的運維成本。

  重重困境之中,部分公司對智能運維寄予厚望。

  但業內人士反映,現階段,采用大數據、人工智能、云計算技術的風機乃至后期運維平臺,并沒有達到理想中的降本效果。機器人成本高企,且尚不能完全取代人工,成本不降反升。

  由于技術不成熟,中國風電運維依然停留在“治病”階段,其通過數據分析和人工智能算法帶來的“預防”式維護,短期內并不能完全實現。

  風電運維江湖風云再起,這個百億級細分市場釋放出的豐厚利潤與棘手難題相伴而生。

  不過,劉永前對智能運維的應用前景滿懷希望,他正期待著風電機組診斷技術突破的曙光。

  但制造業的過往經驗一次又一次例證:一個新興行業從稚嫩走向成熟,其代價往往是亂象叢生。

  爆發前夜

  盡管如此,上百家公司仍在等待著風電運維市場的爆發。

  幾天前,金風科技官方微信發表一篇題為《轉型中的金風科技:在運維服務的商機變化中探索》的文章。

  文章提出,以往被認為是“打包免費送”、“低附加值”的風電服務,未來將會成為整機商的盈利重點和競爭態勢的分水嶺。

  僅僅三個月前,金風科技宣布與巴西風電運營商Energimp簽署一份為期十年的運維管理服務協議,為后者旗下270MW風力發電廠提供運維服務。

  在海外市場的激烈競爭中,風電大佬武鋼試圖發力風機運維,以實現收益率的最大化。

  截至2018年底,金風科技后市場服務業務在手訂單金額為人民幣4.89億,國內外后市場服務業務在運項目容量接近7GW。

  武鋼在風電運維領域布局已久。早在21年前該公司成立之初,這位致力于風機國產化的業界大佬就已經意識到培養運維團隊的重要性。

  2005年,國家發改委出臺“風電設備國產化率70%以上”的政策,風電行業進入井噴期。

  但愈演愈烈的價格戰,導致風機脫網、安全事故等頻頻發生,加上越來越多的風機退出質保期。到2011年,業內普遍預測,風電運維市場即將迎來爆發。

  當年,金風科技成立金風大學。兩年后,該公司又在中國海上風電第一大省江蘇掛牌成立金風大學海上風電培訓中心。

  金風科技彼時最為強勁的競爭對手華銳風電也不甘示弱。這家曾經的中國第一大風機商一度組建起一支800余人的專業化運維服務團隊,并擁有9000余臺陸地、海上和潮間帶風電機組的運維服務經驗。

  盡管后來華銳風電深陷危機,但其運維業務依然平穩發展。2016年,該公司成立專門的運維子公司銳源風能技術有限公司。

  正當整機商們大張旗鼓地征戰運維市場時,另一支新興力量也悄然崛起。

  金風大學成立當年,李精家的北京優利康達科技有限公司默默度過八周年紀念日。

  以優利康達為代表的第三方運維公司機制靈活,可迅速跟蹤業內最新風電科技成果,因而受到業界青睞。2016年,優利康達一躍而成為第一家以風電運維為主營業務的新三板公司。

  然而,業界翹首以盼的運維市場大爆發并未如期而至。

  開發商逐漸在與整機商的博弈中占據上風,后者不得不將質保期從2年延長至5年。運維市場的崛起也被迫推延。

  但博弈驚醒開發商。此后,龍源電力、大唐、華能、中廣核等開發商加大對風電運維的投資力度,試圖在行業爆發前夜提前卡位。

  三年前,中廣核首艘海上風電運維船——“廣核1號”在江蘇揚州長江碼頭下水,成為國內為數不多擁有專業運維船的開發商之一。

  此前一年,該公司所在的廣東,被國家能源局劃為海上風電四個重點發展省份之一。

  中廣核旗下新能源學院專門開設風電運維相關專業。如今,中廣核已經擁有一支超過3000人的專業運維團隊。

  為數眾多的第三方運維企業,不得不在開發商與整機商的圍剿下夾縫求生。除優利康達等頭部公司外,去年,大多數第三方運維企業經營慘淡。

  如今,運維市場再度受到熱捧。但這個爆發于平價時代前夜的市場,未來發展之路荊棘叢生。

關鍵詞: 區塊鏈, 風電

主辦單位:中國電力發展促進會  網站運營:北京中電創智科技有限公司    國網信通億力科技有限責任公司  銷售熱線:400-007-1585
項目合作:400-007-1585 投稿:63413737 傳真:010-58689040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 中華人民共和國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 》編號:京ICP證140522號 京ICP備14013100號 京公安備11010602010147號

層層轉包、培訓缺位、低價競爭……風電運維亂象叢生

作者:羅玲艷  發布時間:2019-08-14   來源:角馬能源

  但制造業的過往經驗一次又一次例證:一個新興行業從稚嫩走向成熟,其代價往往是亂象叢生。

  不久前,河南通許風電場迎來兩位遠道而來的客人。在40度的炎炎夏日,金風大學老師金揚和武淑鈞攀上125米的風機,開始拍攝風電整機維護教程。

  金風大學成立于八年前。最初,這所大學承擔著為中國第一大風機商——金風科技(002202.SZ)培養運維人才的使命。

  彼時,風電行業質量安全事故頻發,風機商不得不加大對運維的投資力度。經過八年發展,金風科技已建立起一支超過2300人的運維隊伍。

  金風科技董事長武鋼的這一創舉頗有前瞻性。

  不論是陸上風電,還是海上風電,平價壓力下風機采購成本不斷壓縮,驅使風機商尋找新的利潤增長點,運維成為各路風電玩家逐鹿的新戰場。

  中國農業機械工業協會風力機械分會發布的《中國風電后市場發展報告2018》顯示,到2018年底,并網五周年以上的風電機組,突破7500萬千瓦,占總規模的41%。

  這為運維市場創造巨大空間。開發商、整機商和第三方都盯上了這塊利潤豐厚的蛋糕。據「角馬能源」不完全統計,目前,具備風電運維能力的公司已有一百余家。

  但風電平價時代即將到來,正待狂歡的風電運維市場不得不盡力下降成本,以應對行業新巨變。

  而在激烈競爭中,種種亂象正在上演。

  運維亂象

  叢生亂象中,代價甚至是鮮活的生命。

  4月12日下午,甘肅民勤周家井風電場中一聲巨響打破平靜,一場原本可以避免的悲劇發生。

  一臺85米高的風機轟然倒塌,四個年輕生命從相當于30層樓房的高度高速墜落,當場身亡,其余兩人也身受重傷。

  三個月后,國家能源局通報這起事故。武威市人民政府批復的《武威市民勤縣紅砂崗“4·12”風機坍塌事故調查報告》顯示,這起慘案系由運維人員操作嚴重違規所致。

  除了周家井悲劇,各類風電事故正呈上升趨勢。一份由業內機構統計的《風電40起事故案例》顯示,因運維不當導致的事故約占13起,占比32.5%。

  “許多風電事故是因為運維人員操作不當而引發的。在降成本的驅動下,最后出現在運維現場的工作人員很多都是沒有經過專門培訓的民工,他們一方面缺乏專業的運維知識,另一方面,對現場的危險點不敏感。”中廣核新能源運維事業部副總經理董禮在接受「角馬能源」采訪時說。

  這些事故背后,反映出基層運維人員缺乏系統培訓。

  事故發生四天前,周家井風電場四名殞命的運維工作人員剛與天津萬德萊斯科技有限公司簽訂勞動合同入職,后者還未來得及安排必要的崗前安全培訓。

  周家井風電場地處風力資源豐富的“三北”地區。六年前,甘肅省曾斥資近80億元,在此建設百萬千瓦風電基地。但這座孤立在沙漠戈壁之中的風電場長期陷入人員流動之困。

  事實上,中國早年的風電場大多建在偏遠的“三北”地區。惡劣的環境和高強度的工作,難以吸引成熟的運維人員長期駐守。人員不斷更替,無疑加重專業技能培訓的負擔。

  此外,運維公司還不得不直面另一層困境。

  今年以來,隨著一系列新政出臺,風電行業進入平價上網的最后過渡期。5月,國家發改委下發《關于完善風電上網電價政策的通知》,首次調低海上風電電價。同時,明確自2021年起,陸上風電將全面實現平價上網。

  早年,風電行業曾因價格戰導致質量問題頻發。如今,平價上網時代即將拉開帷幕,風電全產業鏈承受降價壓力,業界對質量問題的擔憂隨之加重。

  根據Wood Mackenzie電力與可再生能源事業部的最新研究《風電場運維的數字化技術》,全球陸上風電運維成本將于2019年達到近150億美元。其中,57%(85億美元)源于因部件故障而產生的非計劃性維修成本。

  這項研究顯示,每年每臺風機的非計劃性維修成本可達到3萬美元,主要是維修和備件成本。但備件提前準備過多,又會增加庫存成本,加劇現金流壓力。

  “降低運維成本的關鍵,首先在于風電機組的可靠性。這需要投入技術研發經費,并采用更可靠的零部件。但這一塊和平價時代降成本相互矛盾。”華北電力大學可再生能源學院教授劉永前告訴「角馬能源」。

  他指出,風電行業后續的發展,要在這之間尋求一個平衡點,提高質量的同時降低風機的運維成本。

  重重困境之中,部分公司對智能運維寄予厚望。

  但業內人士反映,現階段,采用大數據、人工智能、云計算技術的風機乃至后期運維平臺,并沒有達到理想中的降本效果。機器人成本高企,且尚不能完全取代人工,成本不降反升。

  由于技術不成熟,中國風電運維依然停留在“治病”階段,其通過數據分析和人工智能算法帶來的“預防”式維護,短期內并不能完全實現。

  風電運維江湖風云再起,這個百億級細分市場釋放出的豐厚利潤與棘手難題相伴而生。

  不過,劉永前對智能運維的應用前景滿懷希望,他正期待著風電機組診斷技術突破的曙光。

  但制造業的過往經驗一次又一次例證:一個新興行業從稚嫩走向成熟,其代價往往是亂象叢生。

  爆發前夜

  盡管如此,上百家公司仍在等待著風電運維市場的爆發。

  幾天前,金風科技官方微信發表一篇題為《轉型中的金風科技:在運維服務的商機變化中探索》的文章。

  文章提出,以往被認為是“打包免費送”、“低附加值”的風電服務,未來將會成為整機商的盈利重點和競爭態勢的分水嶺。

  僅僅三個月前,金風科技宣布與巴西風電運營商Energimp簽署一份為期十年的運維管理服務協議,為后者旗下270MW風力發電廠提供運維服務。

  在海外市場的激烈競爭中,風電大佬武鋼試圖發力風機運維,以實現收益率的最大化。

  截至2018年底,金風科技后市場服務業務在手訂單金額為人民幣4.89億,國內外后市場服務業務在運項目容量接近7GW。

  武鋼在風電運維領域布局已久。早在21年前該公司成立之初,這位致力于風機國產化的業界大佬就已經意識到培養運維團隊的重要性。

  2005年,國家發改委出臺“風電設備國產化率70%以上”的政策,風電行業進入井噴期。

  但愈演愈烈的價格戰,導致風機脫網、安全事故等頻頻發生,加上越來越多的風機退出質保期。到2011年,業內普遍預測,風電運維市場即將迎來爆發。

  當年,金風科技成立金風大學。兩年后,該公司又在中國海上風電第一大省江蘇掛牌成立金風大學海上風電培訓中心。

  金風科技彼時最為強勁的競爭對手華銳風電也不甘示弱。這家曾經的中國第一大風機商一度組建起一支800余人的專業化運維服務團隊,并擁有9000余臺陸地、海上和潮間帶風電機組的運維服務經驗。

  盡管后來華銳風電深陷危機,但其運維業務依然平穩發展。2016年,該公司成立專門的運維子公司銳源風能技術有限公司。

  正當整機商們大張旗鼓地征戰運維市場時,另一支新興力量也悄然崛起。

  金風大學成立當年,李精家的北京優利康達科技有限公司默默度過八周年紀念日。

  以優利康達為代表的第三方運維公司機制靈活,可迅速跟蹤業內最新風電科技成果,因而受到業界青睞。2016年,優利康達一躍而成為第一家以風電運維為主營業務的新三板公司。

  然而,業界翹首以盼的運維市場大爆發并未如期而至。

  開發商逐漸在與整機商的博弈中占據上風,后者不得不將質保期從2年延長至5年。運維市場的崛起也被迫推延。

  但博弈驚醒開發商。此后,龍源電力、大唐、華能、中廣核等開發商加大對風電運維的投資力度,試圖在行業爆發前夜提前卡位。

  三年前,中廣核首艘海上風電運維船——“廣核1號”在江蘇揚州長江碼頭下水,成為國內為數不多擁有專業運維船的開發商之一。

  此前一年,該公司所在的廣東,被國家能源局劃為海上風電四個重點發展省份之一。

  中廣核旗下新能源學院專門開設風電運維相關專業。如今,中廣核已經擁有一支超過3000人的專業運維團隊。

  為數眾多的第三方運維企業,不得不在開發商與整機商的圍剿下夾縫求生。除優利康達等頭部公司外,去年,大多數第三方運維企業經營慘淡。

  如今,運維市場再度受到熱捧。但這個爆發于平價時代前夜的市場,未來發展之路荊棘叢生。

      關鍵詞:電力, 風電


稿件媒體合作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電話:010-63413737

廣告項目咨詢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電話:010-63415404

投訴監管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電話:010-58689065
连续功击单双中特网